中华卫视首页| 卫视简介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新闻 | 国内 | 国际 | 港澳 | 台湾 | 热点        军事 | 头条 | 国内 | 国际 财经 | 台商 | 港商 | 名人 | 名企 | 财经    社会 | 话题 | 环保 | 纪实
栏目 | 直播 | 联播 | 海外 | 评述 | 环球        军情 | 热议 | 军帖 | 军彩 微影 | 精品 | 聚焦 | 杂谈 | 排行 | 微拍    法制 | 追踪 | 维权 | 法案
体娱 | 眼球 | 八卦 | 现场 | 岁月 | 风云        影像 | 奇闻 | 广角 | 骄子 旅游 | 中国 | 香港 | 台湾 | 世界 | 景榜    健康 | 养生 | 问药 | 情爱
    河北台 | 江西 |
 
丰宁李老汉北京遭“绑架” 家人向镇政府追要“真相”
中华卫视网络电视台:www.chttv.hk 发布时间:2016-11-29  字体:[ ]



 
    (本台记者 王贵良)近日,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凤山镇沙锦营村的李金印、李金科兄弟俩,向本台反映了他家遭遇的一件令人愤怒于胸,且又百思不得其解的闹心事:11月13日,父亲去北京看望患有白血病的外孙时,在街头被一群不明身份、操着外省口音的人“绑架”,致使老汉饱受羞辱与折磨。
      出人意料的是,这起事件居然显现出与丰宁县凤山镇政府的搭界……
北京街头,李老汉夜遭绑架
      11月13日,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凤山镇沙锦营村年近七旬的村民李兆森,与一同到北京的本县同乡闵家邦、叶德启住进了永定门附近的一家旅馆,吃过晚饭后,三人径直回到住处聊天。李兆森老汉边聊边脱掉袜子准备休息。这时,旅馆的小伙子进屋说街道要来安检,让他们先出去待会儿。李兆森听后,没穿袜子便起身出了门。他与闵家邦肩并肩走在前面,叶德启老汉独自跟随于后。刚到小胡同口南门(马路北),只听有人高喊“那个高个就是,没错就是他。”话音刚落,嗖嗖窜上来4个人。见李兆森挣脱反抗,又扑上来一人助阵,拳脚相加。
      这突如其来的遭遇,让身临其境的闵家邦老汉惊恐万分。他急忙上前拦阻,“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伙人厉声喝道:“我们是北京执法大队的,中央要开会,清理上访人员。”
      这伙人见闵老汉上前,其中穿红袄的那人一脚就将70多岁的闵老汉踹了个仰面朝天。一米八个头的李兆森,虽说人高马大,但毕竟已是年过68周岁的老人了,哪里是这群人的对手。他们一边拳打脚踢,一边拧胳膊抱腰搂腿地将李兆森老汉拖进了一辆车牌照被遮挡的蓝色别克商务车内。
      这个年近七旬的老人被硬塞到两排座位的夹空里,一个人骑在他的身上,一个人坐压在腿上,还有一人掐着老人的脖子,吼叫:“你再闹,弄死你。”

      别克车开了几分钟功夫,在一个胡同口停了下来,车上下去三个人,其中那个穿红上衣的人对车上的人凶巴巴地说:“千万别让他跑了,宁可把他弄死,也别让他跑。如果他跑了,你们钱拿不到还要拿你试问。”
 
上图为病房中的李兆森
 
李兆森老汉神情惊恐:我捡回了一条命
      这伙人一个都不认识,掳走人的车又被布遮掩着车牌照,加上人生地不熟,已经75岁高龄的闵家邦老人一时不知所措。后来在当地人的帮助下,闵老汉赶到附近的佑安门派出所报了案。
      值班的吴警官听了诉说后,立即给河北省和承德市驻京办分别打电话,但都没人接听。在联系无果的情况下,吴警官告诉闵家邦赶紧联系李老汉的家人,在当地尽快报案。
      闵老汉急忙联系了李兆森的表哥张永明。当晚11点20分,李兆森的儿子李金科接到表伯父张永明的电话,被告知其父在北京遭遇绑架,赶紧到派出所报案。
     “在一个胡同口下去三个‘绑匪’,车上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司机,另两人继续按着我”,李兆森老汉回忆说,“‘绑匪’始终骑在我的左腿上,膝盖顶着我的胸,两手掐着我的脖子。”并恶狠狠叫喊:“你再闹,弄死你,叫你回不了家。”
     “那个时候眼睛看不着,心脏好像就要跳出来。”李兆森痛苦地回忆说,“脑袋觉得快要两半啦,要分开了脑袋。那个开车的司机见我没动静,开顶灯后看我满头大汗,人都上不来气。只听他说‘还不撒开他,再不人就死在车里了,’那人这才松了手。”
      这些天,说起那天的遭遇,李兆森老汉依然万般惊恐,颤微微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捡回了一条命”,“我捡回了一条命”……
14日凌晨,警车、别克车送李兆森回到家
      今年40岁的李金科是李兆森老汉的二儿子。老实本分的他,平时经营着木材加工生意。13日晚上,饭后到邻居家串门的李金科突然被爱人急匆匆叫回。
      从邻居家出来后,李金科看见自己家门口站着三个人,停着一辆警车。他们分别是凤山镇司法所长王凤杰、派出所警官纪某,另一人是凤山镇副主任科员刘某。此刻,李金科家的监控录像显示的时间是:2016年11月13日8点10分。
      见到李金科,司法所王所长对其说:“你父亲有人给送回来,在家等着接人。”8点17分,这位王所长给李金科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后,三人乘车离开。
      一头雾水的李金科摸不到一点头绪,父亲明明是去亲戚家看患病的外孙了,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惊动了镇政府和警方?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凶险与不测。心绪不宁的他在焦虑、恐慌中等待着。
      时间过去3个多小时,仍没任何动静。深夜11点23分,他忐忑不安地拨通了王所长的手机,对方说:“我找到你们家的那会儿,他们刚上四环,道上有雾车开不快。”
      14日凌晨零点55分,李金科的手机响起了王所长打过来的电话铃声,接听后里边告知:“你父亲马上到家,出来接人。”
      李金科介绍说,几分钟后的凌晨一点,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停在离他家不远的路边,紧随其后停下的是遮挡着牌照从北京开来的那辆别克商务车(车牌号:沪C·305S0)。
      这时,“‘绑匪’让我下车,我说我已经下肢不能动了。”李兆森老汉回忆说,“我一看这个‘绑匪’想把我推下车逃跑,我咬着牙,忍着浑身的疼,拽住‘绑匪’的头发。”别克司机被李老汉的儿子李金科拽下车。别克车的三人中的另一人被李老汉从警车里拉了下来。凌晨4点多,派出所所长张宁和指导员孙闯  带着4名特警,分乘两辆警车赶往现场,而后一同到派出所给李老汉做了笔录。早晨7点左右,李老汉和儿子李金科被送回了家。
      临离开镇里时,李金科问派出所张所长“这事怎么解决?”对方回答说:“我们也得听镇里的。”
李兆森到北京探望白血病外孙,被当做上访人强行押解。
      据了解,2016年11月12日,李兆森乘车到丰宁县大阁镇南三营村探望表哥家患白血病的外孙。到那里后才得知,外孙还在北京治疗,表哥家里没人。由于南三营村离凤山的家有100多里,李兆森便电话联系了很早以前在表哥张永明家认识了多年的闵家邦和叶德启两位老友,他们说周一要去北京地坛公园找人咨询法律上的事,愿让其带着一起去,先认认地方。于是,李老汉当晚就住在了叶德启家中。
      第二天一早,他们6点40分乘车前往北京,10点左右到了望京西,而后乘地铁到东直门,又转乘2号线在雍和宫下车,来到地坛公园。电话中约定第二天上午10点钟到律师事务所见面。三人在商量住在哪的时候,李兆森说:“这旅馆太贵,还是去永定门那边吧。”于是,三人结伴乘地铁来到北京南站,从北口出站时,一个小伙子走上跟前问 “你们住店不?”当得知每人30块钱时,三人便跟着其走进了位于北京南站北出口马路北的旅馆。三人出示了各自的身份证,登记后住了下来。
      下午两点左右,李兆森乘地铁赶往阜城门,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看望患病的外孙。在人民医院,李兆森的表侄女张金颜把自己的表叔领到病房,在那待了一个多小时,“得知外孙病情严重,自己心里很难受”,李兆森安慰一番表侄女、侄女婿后,乘地铁返回永定门。
在旅馆里,三人聊到5点半左右,一起外出吃了晚饭。8点左右就发生了惊恐的一幕。   
疑惑重重,家人呼求:我们要知道真相!
      据悉,11月14日8点多,李金科陪父亲去了凤山镇政府,镇党委书记王宏达称先看病再解决问题。随后,镇里派人开车把李老汉送往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诊治。至今,李兆森仍在医院治疗。“现在晚上睡不着觉,半小时就醒,心跳得厉害”,李兆森老汉对记者说,“从那天起一直头疼,不敢咳嗽、打喷嚏,解手都不敢用劲。”
      11月25日下午,记者在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骨伤科病房见到李兆森。他叙述了14日凌晨别克车走到凤山派出所门口时的情景:那天晚上,别克车开过派出所门口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接了个电话后,别克车又调头往回走,停在了路边一辆警车的附近,副驾驶座上的人下车走到警车跟前,与车上的人说了几句话返回车上,别克车跟着警车朝村里开去。
     “父亲本来是去看亲戚家得病的孩子的,怎么就不明不白的招来了被绑架,这哪还有人身安全。”李兆森的二儿子李金科疑惑不解地说,“父亲8点左右在北京遭到绑架,为什么凤山镇司法所长8点10分就通知到了家里?这些“接活”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又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我们要知道真相!”
      据悉,三个不明身份的人,分别是河北省马某,宁夏人杨某,山东省韩某。11月14日,丰宁满族自治县公安局根据《治安处罚法》第四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对三个人分别做出行政拘留15天的决定。
      这些来自不同省份的人怎样的走到了一起,且与凤山镇政府有着联系,这其中难道真的有什么利益链的联结?
      李兆森为什么被当作上访,遭受“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该由谁对这一事件负责?
      凤山镇政府与这伙人的这桩“交易”,谁是幕后操控者?
      这一个又一个疑惑,一直还没人给予解释,至今仍是大大的谜团!
      本台将继续深入关注调查。
 
 


   


 
 
    热点推荐
[国内] 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
[国内] 加强党的十九大代表选举工作的组织领导
[国内] “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
[国内] 坚定不移推进媒体深度融合
[国内] 扫黄打非十大案件公布
[国内] 爬山不能怕绕弯
[国内] 柜台保安存款单,假银行有真样子
[国内] 发布260名省管干部被查信息
[国内] 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
[国内] 重访习近平总书记看望过的困难群众
[国内] 黄兴国被通报15个问题 5项违纪行为首次提
[国内] 铁路部门回应“雾霾天多列高铁变脏”
[国内] 这8个雾霾传言是真是假
[国内] 反腐专家谈监察体制改革
[国内] 中央国家机关培训费标准调整 省部级1人1
[国内] 昆明至北京仅需12小时
[国内] 祖孙二人被渣土车撞倒 孙子殒命于斑马线
[国内] 一句玩笑招来杀身之祸
[国内] 生育险与医保合并实施 期限二年
[国内] 李老汉追要“绑架”真相:镇里一直不理不
 关于我们 | 集团动态 | 招商加盟 | 联系我们  中华卫视SEO
  什么是中华卫视  中华卫视简介 中华卫视网络台 中华卫视网 中华卫视地方台 中华卫视台长 中华卫视总监 中华卫视技术 中华卫视工作证 领导接见中华卫视 中华卫视公众号
  中华卫视安卓端下载  中华卫视苹果端 今日焦点客户端下载 中华卫视神州台 网络卫星电视 白静雨 黄阿原 河北网络
品茶师

  中华卫视新闻api

中华卫视网络台 版权所有
ICP证书:
浙ICP备12009335号-37 京ICP备09030698号-1
CHINA SATELLITE TV (HKLDINGS) GROUP COMPANY LIMITED